通信人家園

 找回密碼
 注冊

只需一步,快速開始

搜索

軍銜等級:

  四級軍士長

注冊時間:
2007-3-19
跳轉到指定樓層
1#
發表于 2019-6-11 10:17:47 |只看該作者 |倒序瀏覽
近日,LightReading對新飛通現在的處境進行了評論,并表示新飛通有可能成為并購的目標。

以下為編譯內容:

對于備受關注的光網絡組件開發商和供應商Neophotonics(新飛通)來說, 這是一個非常艱難的月份。

該公司專門從事基于PIC(光子集成電路)的相干光學接收器,激光器等產品。在今年5月,該公司指出,截至6月30日的季度,營收有望達到約9000萬美元,毛利率為23%至27%。當時其股票交易價格為6.86美元,市場估值約為3.2億美元。

緊接著,特朗普政府拋出一顆重磅炸彈:當局發布了一份行政命令,隨后美國商務部表示“將華為及其附屬公司添加到該局的實體名單中”。如果沒有獲得商務部工業和安全局(Bureau of Industry and Security)的許可,美國公司就不能向該名單上的任何企業提供技術,如果美國商務部認為出售技術有損美國利益,該局將拒絕任何要求。華為于5月21日被正式列入實體名單,但該行動于5月16日就已經生效。

這一舉動影響了多家公司,但對于新飛通而言,華為禁令是一場災難。2019年前三個月,這家中國供應商(包括其子公司海思半導體)在新飛通7940萬美元的總收入中占49%。一夜之間,該公司一半的業務受到嚴重威脅。

不出意料的是,該公司的股價出現了下跌,過去一個月,它的市值縮水了約40%。

由于禁止向華為銷售,該公司不得不重新評估其正在進行的業務,并于5月23日發布了第二季度的盈利預警,將此前預計的8800萬美元到9300萬美元,下調至7500萬美元至8000萬美元,并預計毛利率為10%-14%。

與其他公司一樣,新飛通也得到了暫時的喘息之機,以減輕對其業務的直接打擊。美國工業和安全局(US Bureau of Industry and Security)授予該公司一個臨時許可證,允許其“在90天內向華為發運某些類別的產品”。華為的一些新訂單甚至有可能實現,這將改善預期中的第二季度財務狀況。

但不確定性規則,導致新飛通不得不重組其業務。“我們的目標是迅速降低制造和運營費用水平,在較低的收入水平上,實現現金利好,”新飛通首席執行官Tim Jenks在公司盈利預警聲明中表示。

沒有回旋的余地

該公司幾乎沒有其他選擇,除了勒緊褲腰帶,還得看中美關系是否緩和,以及華為的名字是否能從實體名單上排除。新飛通一直致力于為長距離高速網絡(400G/600G及以上)提供光學組件,然后由模塊和系統供應商用于構建其產品,該公司已于2017年出售了其短程和低速業務。

不過,這種僅專注于某類產品的策略,是公司在某些情況下變得脆弱,就像我們現在所看到的那樣,這也讓所有關鍵客戶感到不安,新飛通非常依賴其關鍵客戶,其前五大客戶產生的銷售額占去年總營收的87%。到目前為止,華為是其最大的客戶,2018年來自華為的應收達到46%,Ciena占比24%,這是一個非常大的比例。其他主要客戶包括思科、諾基亞(前阿爾卡特朗訊光學業務),烽火和Acacia(以DSP和光模塊為專長,在400G市場已成為一股新興力量)。

當然,華為希望能夠繼續與新飛通盡可能多地開展業務,以便其400G城域和長途光學系統業務不會遭到過度受損。

但Ciena肯定不希望新飛通遭遇運營困難,它最不希望其供應鏈中斷,因為Ciena希望利用華為當前的困境尋求進一步提升其市場份額的機會。

對于新飛通、華為、Ciena來說,最糟糕的情況是,對華為的禁令將持續很長時間,對這家組件公司的影響非常嚴重,以至于該公司可能逐漸失控,并有可能進入破產管理程序。對這三家公司來說,這將是一場災難。

不過,Cignal AI創始人,光學行業分析師Andrew Schmitt表示,這種情況不太可能發生。他指出,華為是一家“對中國非常重要的公司”,美國持續禁止向華為銷售產品的潛在影響,將導致美國和中國都不想看到的經濟后果。“從邏輯上講,基于先例,我認為這項禁令不會持續超過幾個月,在那之后,它基本上會恢復正常。華為非常依賴美國技術。我們之前在中興身上看到過這種情況。”

Andrew Schmitt補充道,即使在最糟糕的情況下,新飛通也有足夠的重要業務,為包括Ciena和Acacia在內得其他客戶服務,從而得以持續經營。

這是否會使新飛通成為并購目標?

那么,有人會在新飛通估值較低的時候突然出手嗎?它是否容易受到激進收購行動的影響?

Schmitt否認了該公司董事會接受低報價的說法。他認為,該公司作為收購目標具有價值,但與目前的市場估值相差甚遠。他指出:“新飛通對Ciena和Acacia等公司的價值超出了它的損益。”

Andrew Schmitt并不是唯一一位相信,在某個時刻,并購交易可能會達成。但只是在政治和經濟環境更平靜的時候。今年3月,分析師James Kisner 在Light Reading中寫道,新飛通是“在市值低于4億美元的公司中,為數不多的值得購買的光學上市公司之一”,但James Kisner也補充道,由于該公司與中國企業的強關聯性,給了潛在買家一定的擔憂,特別是考慮到中美貿易關系的模糊前景。

誰可能感興趣?這類公司通常會被他們的同行收購。最近的例子包括Lumentum收購Oclaro,II-VI收購Finisar,但誰有興趣和戰略意愿做出這樣的舉動? Andrew Schmitt指出,Acacia的戰略意義是將關鍵的激光器供應商納入其中,而Ciena未來也可能看到此類舉措的價值。

當然,華為可能很樂意收購其關鍵零部件供應商,不過直到地球“毀滅”,美國當局應該都不會允許這種情況發生。

與此同時,新飛通正做著自己的準備,期待著安然度過這場風暴。該公司拒絕就其降低成本的計劃予以置評,也不愿透露是否正在與任何第三方就并購進行談判,也不愿就近期是否收到任何收購要約置評。
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 |

Archiver|手機版|C114 ( 滬ICP備12002292號 )|聯系我們 |網站地圖  

GMT+8, 2020-10-22 11:18 , Processed in 0.062500 second(s), 16 queries , Gzip On.

Copyright © 1999-2020 C114 All Rights Reserved

Discuz Licensed

回頂部
必威官网